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

手机版

铁血读书>书摘>史海烟云>志愿军血溅砥平里:死伤五千只杀敌四百?

志愿军血溅砥平里:死伤五千只杀敌四百?

2013-08-06 17:45作者:李英 王树和 陈彻 李维赛点击:123146

本文摘自:《四十军在朝鲜


2月12日,歼击南朝鲜第八师的战斗接近尾声。四十军军长温玉成和一一九师师长徐国夫被叫到放谷的“邓指”接受战斗任务。


邓华副司令员亲自交待说:攻占横城;砥平里就显得特别突出。兵团决心集中目前能够机动的部队,四十军一二九师(欠三五五团)、一二○师的三五九团、四十二军一二五师的三七五团,配合军炮兵团,于13日傍晚攻打砥平里。责成一一九师组成“前指”,位于长海北侧负责战场的统一指挥,


徐国夫师长缺少精神准备,连地形也没有看,心里没有数。另外兄弟军师的各个团互不熟悉,又缺少有效的通信联系,连面也见不到,难以统一行动,弄不好就得打乱仗。他要求把攻击的时间缓一缓,以便进一步了解一下敌情和地形;也想等本师的主力三五五团归建,打起来顺手更有把握。


“敌人跑了谁负责呀!”邓华副司令员态度很坚决,他觉得打仗不能四平八稳,必须趁热打铁。他对徐师长说:“敌情不过是一至两个营,可能已逃走一部分。未逃的敌人也可能乘隙逃走,必须迅速抓住敌人,先期歼灭,不能拖延。”


徐国夫看了看温军长。温玉成沉默不语。副司令员直接向师里布置任务,他不了解情况,不便插言。下级只能服从上级,徐国夫负不起放跑敌人的责任。然而,这个敌情判断却是错的。首先砥平里的守敌不止两个营,而是美二师二十三团一个整团、法国加强营、炮兵营和一个坦克中队,共约6000余人。其次也不是准备逃跑之敌,而是奉命死守砥平里。原来二十三团弗尔曼团长确实准备于14日开始撤退,第十军军长阿尔蒙德将军也表示同意。但是,李奇微司令官却严肃命令:“不得放弃砥平里。”并对阿尔蒙德说;“要撤出砥平里,我就先撤了你!”费尔曼放弃撤退计划,立即加强了环形防御阵地。沿周围高地构成野战防御工事,主阵地在砥平里东西之229高地、凤尾山、247.8高地地区。阵地内设有暗堡、掩体、掩蔽部和交通壕沟。前沿设有多道铁网和地雷区。并在便于我军接近的地方泼水结冰造成峭壁冰区。各阵地间筑有急造军路。主要道路和阵地间隙均以严密的火力封锁,并以坦克和M一16自行高射机枪作为游动火力点加强在一线阵地,再一次用地雷和机枪封锁了所有间隙,接受了以往的教训,不留任何可以渗透穿插的余地。


以上这些情况都是事后才了解到的。当时则认为守敌只是准备逃跑的两营美军。根据这样错误判断定下的决心,自然也是错误的。刚刚又歼灭了伪第八师,更增加了几分盲目情绪。都看着砥平里的守敌是块肥肉,都想轻而易举地拣点便宜。


作为“前指”负责人的徐国夫同志却感到勉为其难。于2月13日上午召集本师的三五六团、三五七团和一二○师的三五九团和军炮团的领导干部都到“前指”当面授领任务。但是因为没有现场勘察地形,只能在十万分之一的作战地图上区分作战任务。心里头总觉得很不踏实。


具体任务是;三五六团迅速进至上高松,首先攻击363、319高地,而后沿铁路以东向砥平里攻击;三五七团由望陵里出发,首先攻占广滩里,而后以一个连攻取葛芒山脚,监视葛芒山之敌,主力沿公路及广滩里东山向凤尾山攻击,得手后即向砥平里攻击;三五九团首先攻占229高地,而后向砥平里攻击。要求各团于13日17点30分钟,在炮火支援下发起攻击。


会上有两件事,使徐国夫师长心里很不痛快。一是一二○师三五九团团长李林一没有到会,只是团政委肖锡三来授领任务。使他感到这是没把他这个“前指”放在眼里。这种打乱建制的做法不利于作战。二是四十二军一二五师的三七五团也只派一位副团长李文清来听会。他从砥平里前线来,了解一些情况。据他讲:砥平里的敌军不只是法国营等一两个营,还有美二师的二十三团。也不像是要跑,而是要固守阵地。徐国夫很重视这个情况,马上让夏克参谋长向上反映,然而却没有反响。


一切布置就绪之后,又发生了预料之外的问题。炮兵四十二团在13日下午,因为马匹受惊暴露了目标,遭到空袭,陷于瘫痪,当晚未能投入战斗,使攻击部队失去了炮火支援。只能靠手中的轻武器与敌战斗。


四十二军的三七五团通过401.1高地之后,即与一一九师失去联络,当天也未投入战斗。本师的三五六团为不失时机抓住敌人,白天运动至上高松北沟。16时30分团前卫连即进至363高地,但未发现敌人。团主力于18时到达后,没有停留,继续向敌逼近。前进至319高地又未发现敌人。团里遂于21时以一、三营并肩沿铁路向砥平里前进。到达新岱、望美山、马山一线时天已经亮了,该团即停止攻击,控制已占阵地。